辽西信息门户网 社会

故事:夜宿山村遭遇泥石流,全村却无一人伤亡,得知真相我浑身颤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19-11-01 21:47:05

应用作者青雪·楚兰每天都在读一个故事

一辆小公共汽车沿着山路驶来,在泥泞的路上颠簸前行。它的轮子沾满了泥,公共汽车上的所有乘客都摇摇晃晃。

凌勋坐在靠窗户的后面。不管车身有多摇晃,他都站得高高的,一直躺着。

他带莫兰去学校,一切都解决后就离开了。他一想起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老朋友,就动了动脑子,找个人打听。他一路换乘火车来到这里,并猜测他很快就会到那里。

他的邻居是个年轻人,看上去很温柔,一直看着外面,心事重重。

突然,司机突然停下来,吓了大家一跳。

“前面的桥被淹了,所以车子走不动了。那些想下车步行的人会下车。那些不想下车的人会转身和我一起回县城。明天水就快没了。”

司机站起来,点燃一支烟,慢慢地说,看来他经常遇到这种情况,所以他不着急。

玲寻找探测器,看见前面有一条小河。这时,河水暴涨,一座混凝土桥没有被覆盖。只有一小部分桥面依稀可见。

这条河水流湍急,河水浑浊,枝叶漂浮。它应该是从山上冲下来的。

乘客们都在抱怨,但司机充耳不闻,敦促乘客们迅速做出决定。

五分钟后,小公共汽车转过身,再次颠簸而去,把两名乘客留在路边。一个是凌勋,另一个是坐在他旁边的年轻人。

两人对视了一眼。年轻人害羞地笑了笑,问道:“你好,你要去哪里?天快黑了,路不太容易。”

凌发现他的话里有善意,笑着回答:“我很多年前就在这里了,我不知道是否能找到一个地方。”

年轻人的心中闪过一丝惊讶,凌看起来并不大,多少年了还能有多少年,长到足以忘记这个地名?

然而,他没有多问,而是指着一个方向说:“那边有一座小桥可以让人通过。我的家人在河的上游。爬上前面的山坡就能到达。不,你可以先和我在村子里呆一个晚上,你也可以问村子里的老人。”

凌勋专注地朝那个方向看了看,然后看了看一个满脸真诚的年轻人,礼貌地点点头说,“好吧,我冒昧打扰你。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年轻人挥挥手:“别这么客气,叫我程叔就行了。”

在程叔的带领下,两人交换了名字,找到了他所说的一座小桥,过了河,沿着河边的小路走去。

因为刚刚下雨,山上又湿又泥泞,所以两人慢慢地走着,边走边聊了几天。基本上,程叔在说话,凌勋在听。

程叔说,他们的村子叫程家村,是一个相对偏远的小山村。几代人以来,他们依靠天气来获取食物。他是近年来唯一出来的大学生。整个村子给他提供了完成阅读的机会,但他无法留在城里。

然而,他没有忘记村民们的善良。工作后,他一直在努力报答他们。这次他回来参观这个村庄。

说话间,两人爬上小山,看见远处厨房烟囱冒出滚滚浓烟。房子是随机分布的。两个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安静的山村。

这个村庄真的很小,有十几个家庭。整个村庄都建在山上。当你走到村子的入口处,你会看到一棵巨大的古塔树,它缠绕在一起,树枝非常显眼。

当程舒看到那棵古老的槐树时,他看起来显然很放松。他去朝拜了三次,然后回头对凌勋解释说:“我们村的手机信号不是很好。以前,我打不通电话。即使发生了什么事,现在看到这棵大槐树我也放心了。它是我们村子的守护神。没关系。我们的村庄很好。”

凌勋看着那棵树冠巨大的古槐树,感到一种久违的沧桑感。

“等等,”他突然对正要进村的程叔大喊,“你今天一定要回去吗?”

程叔有些不解。“当然,都在村子的入口处!”

凌勋点点头,提高了声音。"树后面的人,还想一起进村子吗?"

程叔惊讶地看着树。他看到裙子闪了一下,一个女人慢慢走了出来。他很震惊。

这个女人穿着一件老式的连衣裙,一件浅蓝色的上衣,一条刺绣的领口和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。她的长发盘在脑后,一个琉璃发夹斜插着。她看上去温柔而威严,好像是《民国画报》上的一个人物。

“我见过两个人,”女人从容地说,“我嘲笑他们。我叫楚谨。我来这里和我的朋友一起玩,不小心和他们分开了。看到天色已晚,我想在村子里呆一夜,但我在树下犹豫了,因为我没钱。”

程叔听了一愣,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。他很忙:“哦,哦,好吧,那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进来。别担心。村民们都很好,不会向你要钱。”

楚谨轻轻地笑了笑,“那就谢谢这个小弟弟了。”

凌雅发现陷入了沉默,让楚谨过来加入他们,两人跟在程叔的身后,悄悄互相看了一眼,各自道。

离开大槐树,进入村庄,晚风吹在我脸上,给山带来了独特的凉爽。食物的香味飘得到处都是。每个家庭都点亮了灯,伴随着鸡的啼叫和狗的吠叫。它可以被描述为一个非常温暖和普通的烟火世界。

一个村民听到了噪音,出来看了看。当他看到程叔时,他高兴地说:“这是一棵小树。你把你的朋友带回来了吗?我家的饭刚刚准备好。你的三个阿姨包了饺子。进来一起吃吧!”

程叔见到村民时很和蔼,谢绝了,“不,叔叔,我先带他们回家见爷爷,然后帮他们找个地方住。先回去吃饭吧!”

三叔假装不高兴,说:“善待你的三叔。让两位客人过会儿来我家。我会让你三舅妈打扫两个房间。”

程叔拒绝起飞,但不得不答应向叔叔道别。他带着凌勋和楚谨往前走了一点,停在一个小栅栏前。

“我们到了。这是我的家。”程叔看着房间里的灯,不禁露出喜悦。

他推开栅栏门走了进来,喊道:“爷爷,我回来了!”

这个小院子里有三栋绿色的砖瓦房子。鸡和鸭仍然被关在院子里。它们保持干净整洁。一位老人带着爽朗的笑声走出了房子。“小兔子,我不知道回来时该怎么说。”

我看到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是白色的,但他充满了气,不像这个年龄的老人。

看到孙子身后还跟着两个陌生人,程老头眼睛微微一亮,露出几分探究的神情。

程叔拉着爷爷的手,告诉了凌勋和楚谨发生的事情。这两个人上前向老人问好。

程老头也很热情。"来吧,来吧,进来说这个地方很简单,但是它让两个客人都笑了。"

几个人鱼贯走进房间,房间的装饰也很简单,木桌子上摆着刚刚准备好的食物,热气腾腾,勾着程树的肚子立刻叫了一声。

他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肚子,像个孩子一样在程老头面前说:“爷爷,我饿了。我们在做其他事情之前先吃晚饭好吗?”

程老头批评道:"谁告诉你不要提前说,这顿饭对你来说不够,两位客人要吃什么?"?不,我会做更多!"

凌勋谢绝了,“别忙,老人。你吃吧。我不饿。”

楚谨也点头附和,“多亏了老人的好意,我不吃晚饭了,我...减肥。”

双方推迟了一会儿,看看凌逊河和楚谨是否真的没有吃饭的意思。程叔真的很饿,他没有坚持要有礼貌。他坐下来吃东西,慢慢地吃。老人把“慢慢吃”叫到一边,但他责备的语气充满了善意。

凌勋和楚谨找了个借口在院子里等着。这时,外面一片漆黑。村子里只有零星的灯光闪烁。天空似乎乌云密布。没有星光。四周静悄悄的。就连在院子一角盘旋的鸡鸭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"这个女孩在村子外面等了多久了?"玲要求打破沉默。

楚谨微笑着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没多久...我仍然不知道金先生的名字。你能告诉我吗?”

"凌勋."

楚谨·霍然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冷静的人。过了很久,他才慢慢地嘴角挂着微笑,“我听了很多。”

凌勋点点头。“不客气。这女孩似乎认识我。”

楚谨摇摇头说,“我只听说了很久。我没想到今天会看到它。”

“那个女孩是谁?”玲问道。

楚谨撩起发髻上的琉璃发夹,轻轻地垂下眼睛。“这只是一个流浪的人。”

琉璃发夹的头上闪过一道红光。凌勋正要走近一看,这时程叔吃完饭出来了。他向这两个人道歉,并说:“很抱歉让你久等了。走吧。我先带你去你叔叔家休息,明天一早再做计划。”

两人欣然同意,程叔走向程三叔叔家时,程老出来为身后的客人送行。他们的眼睛跟着那三个人,直到他们消失在拐角处。

程叔叔的房子是五栋大瓦房,夫妇俩一个人住,非常宽敞。

郑大妈既高兴又机敏,已经收拾好了两个房间,换上了新的被褥。看到客人们走进房间,这对夫妇倒了茶,拿了烟。

程叔坐了一会儿,然后就回去了。凌勋和楚谨与好客的主人寒暄了几句,各自早早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山里的夜间温度相对较低。凌勋躺在床上。他身下的床上用品散发着新棉花的味道,让他的神经不知不觉地放松下来,眼皮也沉了下来。

昏暗的灯光下,我突然听到窗外刮来一阵强风,接着是暴雨。不久,隆隆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,让人害怕得发抖。

凌勋立刻醒了,从床上坐起来,向窗外望去,但是外面的风雨来得很突然,天地混乱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在震耳欲聋的声音中,他脚下的地面像世界末日一样颤抖。

凌勋平静地想了一会儿。他拉开门出去了。一层白光自动覆盖了他的全身,将他与黑暗、风雨隔离开来,就像一个发光的透明蛋壳。

旁边同样亮起了一个蛋形光环,封面里面是有点神秘的楚谨,她穿着衣服,头发不乱,琉璃发夹后面有一团红光。

“我们到了。”楚谨不动声色地说道。

凌雅发现眉头一皱,目光突然抬起,两个蛋形光环带着两个人升到半空中,下面的一切都发生在心里。

只有一场暴雨引发了滑坡,泥石流滚滚而下。一眨眼,浑浊的黄色水流立刻吞没了整个村庄,没有时间作出反应。

凌雅发现两个人漂浮在半空中如果两个旁观者,看着突然爆发的灾难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动,此时的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,上下左右都是死一般的寂静,让人压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凌勋感到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悲痛,这让他想哭,但他很快稳定了自己的心,看了一眼楚谨,发现她似乎受到了影响,脸色变得苍白。

他正要问楚谨一些问题,突然他的脚空了,他周围的光环消失了。他直接跌入脚下无边的黑暗中...

凌勋突然睁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站在街上,柔和的晨光飘落下来,小村庄慢慢醒来,声音逐渐升高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静和正常,仿佛这场灾难只是凌勋的幻觉。

但他知道这不是幻觉,因为仍有两个人站在他身边,楚谨和程叔。楚谨看起来仍然很酷,程舒震惊了,眼睛呆滞。

他身后的门开了,程叔叔穿着衣服走了出来。当他看到三个人站在街上时,他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认出了程叔。他惊喜交集。“小树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没听你爷爷的!”

成书刚露出一丝希望的心突然落到了谷底,他张口结舌地看着叔叔,为什么他叔叔像不记得昨天一样?

凌勋轻轻拽了程舒一下。迷迷糊糊的程叔瞥了凌勋平静的眼睛一眼。最后,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丝平静。他板着脸回到叔叔身边。“只是...刚回来,叔叔,你呢...你很忙。我先带了两个朋友回去见爷爷!”

他说得越来越快,不等程叔叔的反应,就拉着凌勋和楚谨停止了奔跑。

程叔经过栅栏院子,但没有回家。他从远处看到他的房子状况良好,他的头脑变得越来越混乱。他急需有人帮助他管理,所以他把凌勋拖到村子后面的山坡上。

“昨晚...你看到了,是不是?”他试探性地问,昨晚他没和祖父说几句话就回去睡觉了。迷迷糊糊中,他听到外面传来可怕的声音。醒来后,他看到屋顶突然倒塌,无数碎片和泥流淹没在绝望的黑暗中。窒息的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,但似乎已经过去了一辈子。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他已经站在街上了。

凌勋拍了拍程叔的肩膀,不忍说:“程叔,其实我昨天进村子之前就想告诉你,你的村子里没有活人...恐怕,我没有强行阻止你的原因是为了让你见见他们。”

没有活人吗?这是什么意思?程叔觉得他的脑子不够用,只能直直地看着凌勋等了一会儿。

凌勋转头看着楚谨。“我一直在猜测你的身份,直到我终于看到刚才你头上的琉璃发夹。发夹头上的红光显然是一束其他岸花的形状。你是阴户,对吗?”

楚谨不想再隐瞒了。他找到一份礼物送给凌雅,说:“楚谨是殷部的首席使者,这就是俗话所说的‘鬼差’。他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字。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
凌勋嬉皮笑脸地回答:“礼貌,谦恭,大人能解释一下程家村的情况吗?”

楚谨用手示意,笑了笑,“不,叫我楚谨。”

然后她看上去很严肃,转向程叔说:“仔细听我说的话。8月5日晚,程家村被一场自然灾害摧毁。村子里有49人全部遇难。现在你在程家村看到的不是真实的,而是幻觉。”

程叔不太明白凌勋和楚谨的谈话。他搞不清什么是“碧昂花”和“桂茶”。听到楚谨对他说的话,他突然死了。

他怀疑地环顾四周,清楚地看到他长大的村庄,如此真实,如此熟悉,但他很快想到了昨晚的事件和各种奇怪的事情,他不禁动摇了他对唯物主义的信念。

楚谨继续说:“最初,死者的灵魂应该回到地狱。然而,程家村没有一名死者前来报到。因此,这块土地归我管辖。因此,老板命令我查明情况。直到我来到这里,我才发现村子被一股力量包围了。从外面看没有区别。我在外面被挡了一会儿,在树下等着。”

“那么,为什么我们的村庄变成这样,每个人...所有人真的都走了吗?那我看见三叔和我爷爷了,他们显然……”

程叔说不要说下去,低着头,蹲下,几滴水渍在他鞋子旁边的地上迸裂。

“这是一天的周期。”凌雅思考了一会后说道。

楚谨点点头,蹲下身子帮程叔起来,盯着他的眼睛。“你的村子里应该藏着一种力量。他没有时间阻止灾难的到来,所以他只是在那天安排了村民的时间,让他们起死回生,并不断转世。然而,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他们的灵魂将被束缚在这里。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们可能无法进入真正的周期。"

程叔擦去脸上的泪水,脸红了。“我该怎么办?”

“找到那个人,让他消除转世的幻觉,我就能把这些灵魂带回地狱。”楚谨回答说。

“但是,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”程叔一脸困惑。

楚谨看着他,意味深长地说,“你知道为什么我最初不能进去,但我能跟着你进去吗?”

程叔的脸上显示出惊愕。他看着楚谨和凌勋。他指着自己说,“你是说那个人和我有关系吗?”

凌勋轻轻叹了口气,“走吧,该回去见见你爷爷了。”(作品名称:《古树的回归》,作者:青雪·楚兰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pk10开奖

责任编辑:admin   本站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继续阅读
相关阅读
热新闻

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推荐
热门